志愿者协会
当前位置:主页 > 校团委 > 志愿者协会 >

走访丰收小区“贫民窟” 探望拾荒老人

来源:其他 院办 编辑:校团委 发布时间:2014-12-06 点击数:

 青协讯(记者 熊琴)在繁华城市不为人知的角落,在高楼大厦、宽阔马路的夹缝间,生活着一群靠捡垃圾为生的老人。12月6日,我校青协组织的15名志愿者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两名“拾荒老人”活动负责人一起,再次开展了“拾荒老人”活动,走访位于白沙洲大道江民路烽火村的丰收小区,了解拾荒老人们的生活现状。
  来到丰收小区,并没有看到像小区名字那样应该有的“丰收”景象。小区在湖北财税学院正门口对面马路的围墙下面,围墙有一米多高,不注意看,根本无法发现这下面还住着人。围墙中间有两个一米多宽的空隙,从空隙往下望去,是破旧的棚户房和到处堆积的垃圾,还散发出一股腐烂的臭味。你也许会以为这里是没有人居住的垃圾场,但实际上,这里却居住着二十多家来自外地的以捡垃圾为生的老人。
  今年77岁的张必华老人,就独自住在这片小区的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。虽然是白天,但屋里非常昏暗。仅有的几件家具是两个黑乎乎的木柜子,一个塑料凳、一个塑料桶和两个沾有污迹的盆子。老人告诉记者,这些东西都是捡垃圾时捡回来的。
志愿者们找到老人时,他正在烧火做饭,锅里正煮着一颗捡的大葱,炉腔里还冒着呛人的黑烟。烧火用的木板是捡垃圾碰到时捡回来的,燃火用的是捡来的破衣服或者易燃的垃圾袋。
  老人身体不好,通常是捡一天垃圾就得歇一天。捡垃圾的钱不仅要交每月80块的房租,还要担负一块钱一度的电费和5快钱每月的水费。有病去不了医院,只能在有钱的时候买些药吃。饭是一天吃一两顿,饿了才煮点面条吃。不捡垃圾时,常常是饭都吃不上。
    在和老人聊天的过程中,记者了解到:老人是湖北公安人,和两个儿子来武汉已有二十多年。但儿子外出打工,七八年前就没有联系过他,至今也找不到他们人在哪里。来武汉的时候,因为身体不好,进不了工厂,那时就只能靠捡垃圾为生。“老家没有房子,田地种不动,也没有亲戚,回去还死的快,在这里还能捡垃圾,能活一天是一天”。问道老人想不想回家,他摇头叹气的说道。
  因为长期一个人独处,也从来没有人来关心过老人的生活。对于陌生志愿者的到来,老人并不抵触,很乐意、热情的和志愿者们拉起家常,几次抱歉的说:“又没有椅子你们座,水也没有喝的,真是对不住啊”。“听了爷爷的话真是既感动又心酸,爷爷是个热心肠的人,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太可怜”,一位志愿者说:“走的时候,爷爷还跟着送我们,回头和他招手,他还一直望着我们呢。”
  像张必华这样以捡垃圾为生的老人,这片小区还有一二十户人家。但每户人家的情况都不一样。58岁的李同国和60岁的老伴汪树影来自安微,在这里捡垃圾是为了给子女减轻一些负担。这里房租便宜,而且他们年纪大了,在老家也种不了田,只能依靠在这里捡垃圾赚些钱。老人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外地打工,只有在过年时,他和老伴才坐火车回家和家人团聚一次。因为没有手机,他只能用公用电话给儿子打电话。
  找到老人时,他正在自己房子前整理昨天捡回来的塑料袋子和瓶子。即使是冬天,他们也没有戴手套,手被风吹的干裂了,又黑又深的裂纹清晰可见。“现在垃圾都不值钱,塑料瓶子5分一个,大的编织袋8分一个,一次性的塑料袋子2角钱一斤,捡一天垃圾也挣不了几十块钱。老人咧着一嘴松动了的黄牙向记者诉说,“大爷,我看你牙是不是不好啊,怎么不去补一补呢”,“哪补的起啊,你看我这牙全坏了,补一个就得一百多块钱呢,补不起啊”。老人咧着嘴,用手指着牙说。
  走访过程中,一位老人告诉记者,这里明年就要拆了。那时他们就真的居无定所,连最后一个破漏的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了,只能露宿街头。聚集在这片小区的拾荒者,生存在此的原因各不相同。有的是无依无靠,走投无路;有的是来自外省,想在大城市捡垃圾为子女减轻一些负担。
  此次活动的财大的负责人之一的易行告诉记者说:“拾荒老人的活动在我们学校今年是第三届了,这些老人都是志愿者们走街串巷找到的。第一次走访是详细了解俄老人的生活现状,了解他们需要哪些资助。第二次回访会给他们带去需要的生活物资,比如棉被,棉衣等。同时走访过程中,陪老人聊聊天,给他们孤单的生活送去一些关爱。

学院地址: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凤凰大道2号 邮编:430205 团委电话:81979009
版权所有:共青团华中师范大学武汉传媒学院委员会 鄂ICP备08005730号 网站内容制作、维护:华传计算机协会